当前位置在:首页 > 金融服务委员会
【商会】三大金融专家把脉经济关键词:挑战、转型、升级
来源: | 作者: | 时间:2017-10-17

10月13日,上海市浙江商会金融服务委员会成立大会上,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张军,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余明阳等三位来自学界业界的知名专家,分别就挑战、转型、升级三大关键词对当今热点经济金融话题作了精彩独到的分析解读。



沈建光:挑战在于金融风险

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在大会中发言,就三个主要话题与大家分享了自己对全球及中国经济发展的一些看法:

  • 一是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周期与新旧经济模式问题;

  • 二是美元走势的前瞻;

  • 三是中国面临的主要挑战。


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

关于中国经济这一轮的增长,沈建光分析道,从2007年年底次贷危机起到如今这十年间,GDP在经历一个较大幅度的衰退之后反弹,美国、欧洲包括中国的经济开始复苏,且复苏态势非常明显。但另一方面可以看到复苏的背后是各国中央银行资产负债表的急剧扩张。其中扩张最急剧的是美国,美联储现阶段整个资产约为5万多亿美元,而次贷危机时总资产只有8千亿美元,十年间扩张了6倍多。欧央行扩张了4倍,日本央行扩张了5倍,只有人民银行扩张了2.5倍。由于中国没有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所以央行的资产扩张最少。这十年对中国来说其实是弯道超车,从基本面来看,当欧洲、美国、日本沉浸在非常严重的经济衰退时,中国其实稳住了金融市场。十年间,中国一跃成为全球最主要的出口国家,而且是第二位的两倍。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发生在中国的零售市场,中国国内的零售市场规模即将超越美国,十年前中国国内的零售市场只有美国的1/4,而今天已经可以与美国平起平坐。在沈建光看来,中国经济增长并非是一个新周期的开始,而是中国经济新的动能促使新旧经济模式在转变。当今中国的“新四大发明”---高铁、移动支付、网购和共享单车,已经使中国走在了世界前列。高新技术的出口现已占据中国主要出口的60%~70%,成为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中最主要的一个新的增长点。


关于美元走势,沈建光认为今年年初可看做是第三轮美元走弱的开始过去50年,美元经历了三大周期,过去7年是美元走强的周期,即第三个周期。美国制造业占GDP的比重持续下滑,美国的出口贸易逆差不断扩大,这也是看弱美元而看好欧元的原因。今年前8个月,全球资本金流入中国促使我国外汇储备上升,人民币贬值的压力已大幅减轻,而美元的趋势将处于弱势。


最后,沈建光以新旧经济模式作为切入口,对未来中国经济面临的主要挑战进行了分析。他介绍说,过去20年,中国房价的增长幅度已经超过了日本当时的泡沫程度。目前虽未发生泡沫破裂,但是个潜在的金融风险发生点。地方产业引导基金,如建筑基金,现已达到2.3万亿,杠杆率为10倍左右,拉动投资20万亿,地方政府的投资包括房地产投资是这一轮经济起来的一个重要支撑。中国目前和未来发展尤为需要关注如何防范金融风险、守住金融安全底线、避免中等收入国家的陷阱等问题。

张军:从追赶阶段到自主创新阶段的转型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军

作为学术界的代表,复旦大学经济学院院长、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张军分享了他对经济转型的看法。转型是中国经济的最大挑战和机遇。他说,企业家虽然能感受到我们经济发生的一些根本变化,但经济学家的角色就是深入观察这些变化,并联系起那些曾经有类似发展阶段的国家过往的经验和教训,希望能找到过于经济转型的一些规律性的方面,供企业家参考。


张军认为,高成长的经济体都会经历这样一个我们称之为转型的阶段,也就是从过去几十年高速增长的“追赶阶段”向“自主创新”阶段转变。这个转变非常痛苦,也异常艰难。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追赶阶段,我们实际上处在“技术前沿曲线”的内部,而不是在技术前沿曲线之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企业家很容易看到我们与发达经济体在很多方面的差距,并可以通过模仿、吸收和转让发达经济体的技术来加速资本积累与工业化。这个过程就是追赶阶段,我们只要能够做到产能的形成,就能实现经济快速的增长和企业的扩张。对企业家而言,总体上是看得清楚应该做什么的,因为我们到处都是未被满足的需求和产能的不足,到处都是机会。30多年来,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就基本上是这个追赶模式。


张军教授说,由于我们可以模仿和吸收别人的技术,我们过去30年获得了比技术原创国家更快的技术进步。过去我们的技术进步速度可以是美国的三倍或者四倍,而且我们的资本积累速度也远远快于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这使得我们制造业的劳动生产率每年平均增长8%以上,而美国不过增长1-2%。


而现阶段,中国在某些领域、某些行业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已大大缩小,有些方面甚至追平,再通过模仿、吸收或引进他人技术所能释放的红利会越来越少。因此,如今的经济增长的阶段在趋势上必然是要转向自主研发和创新的阶段了,从追赶型的经济发展逐步过渡到自主研发和科技驱动型发展的阶段。 


一旦进入经济转型期企业家就会变得迷茫,因为在追赶阶段,超额的需求无处不在,而在转型和转型后的阶段,需求趋于正常化。作为企业家,你要时时刻刻想到如何去创造更多的需求。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经济国家在宏观经济上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发达国家的经济波幅非常小,基本在1-2个百分点,而像中国过去的经济增长的波幅可高达7-8个百分点,这是因为中国的超常需求总是得不到满足,经济很容易过热。但当经济转型到创新驱动这个阶段以后,超常的需求会变得稀少。实际上,发达国家的经济面临的一个共同难题就是需求低迷,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更是如此。需求不足已经困扰日本26年。


张军教授最后谈到,到了转型后阶段,过旺的需求不再成为主流,储蓄减少、老龄化造成消费能力下降、政府公共开支和福利负担加重,还有公共债务和私人债务负担的持续存在,这些都导致需求的下降。在这样一个宏观经济的格局下,作为企业家,要在未来顺应经济的转型,就需要更关注需求的创造。当今出现的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可能会助推产生商业模式的改变,更要求我们的企业家在创造需求上有更大的作为才行。未来在生产方式上越来越明显的C2B模式,就反映了需求模式的变化如何能够被企业家所捕捉和利用。这个大趋势也反映出供给方会面临越来越大的来自需求端的挑战,这是企业家需要顺应和应对的。


余明阳:企业升级和金融投资的方向在哪里?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余明阳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余明阳用四个微观词汇深入浅出地阐述了未来企业升级和金融投资的方向。


第一个词汇是“单品极致”。互联网的一大特点是渠道高度扁平化、信息高度透明化,未来的竞争依旧会是产品的竞争。公牛电器作为全球领衔的插座制造商,去年销售额达到了56亿元,位列全球第一。小插座能做成全球第一,很重要的一点是它做到了极致,具备了德国人的工匠精神。单品极致的内涵就是要通过精益求精的打磨,把一个产品做到最好。


第二个词汇是“超细分市场”。在当今的市场划分中,已出现了比细分市场更具有区分度的超细分市场。过去各种肉类按品类卖,如牛肉、猪肉、鸡肉。当出现更加细分的市场时,便会在品类的基础上按肉的不同部位去卖,如眼肉、颈肉、雪花肉等,这便是超细分。未来企业的竞争一定会沿着超细分这条路来展开,在超细分领域做到极致的企业会在竞争中获得新的差异化竞争优势。


第三个词汇是“体验消费”。在各类城市综合体中,餐饮正占据越来越高的比例。十年前,中国城市综合体中的购物、餐饮、娱乐比例标配是7:2:1,今天的标配是5:3:2,甚至很多综合体的餐饮比例超过40%,这表明消费者将越来越多的关注放到了消费体验方面。当今社会是要充满体验的去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其中互联网是无法取代实体的,但却能在某种程度上提升或促进消费的便捷度和满意度。


第四个词汇是“量身定制”随着定制化时代的来临,不同的行业都开始了定制经济的进程,从以前传统的服装定制、家具定制、全屋定制,到现在的旅游定制、教育定制,甚至试管婴儿定制。在消费升级成为主流的定制化时代里,深度个性消费必将成为一个趋势,而实体经济和金融投资也应该朝该方向走,这才是未来最好的出路。


上海市浙江商会(www.zccs.org)@2008-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7020763号-1
Email:shzjsh@yahoo.com.cn
Tel:021-50939588       Fax:021-50939388
地址:上海市浦东大道900号华辰金融大厦25楼
二维码